哪吒汽车怎么“闹海”?

当脚踩风火轮、身着天蓝色铠甲和一头银发的日本漫画式哪吒出现在屏幕上,台下响起一阵细碎的讨论。这一个汽车新品牌的名字,作为合众新能源总裁,张勇想到这个名字只用了不到一个月。

2018年2月的一天,新一年的中超联赛马上将要开始,新造车企业合众新能源拿到了中超球队华夏幸福的胸前广告冠名权。一个难题抛给了张勇,他必须要在3月1日前快速为汽车品牌取一个名字。而在传统车企,这需要花费巨的精力和时间。

张勇2018年1月1日正式加入合众新能源,他的上一站北汽新能源副总经理、营销公司总经理,负责北汽新能源纯电动车的销售工作。在他离开的2017年,北汽新能源纯电动车销量突破10万辆,成为全国第一。

合众新能源由原奇瑞新能源技术公司副总经理、清华学博士后方运舟等人成立于2014年10月。2017年12月21日,知合出行宣布12.5亿元投资合众,成为控股股东,由王文学担任董事长。

王文学最知名的身份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资料显示,2017年华夏幸福在中国所有房地产企业中销售额排名第七,达到1538亿元,而他也以420亿元的财富位居福布斯中国富豪排行榜第29位。知合出行及母公司知合控股由王文学100%出资设立。

张勇将合众新能源2014-2017年底称为“从0到1”,而从2018年开始,合众开始进入到“从1到10、到100”的新阶段,工厂建设、供应链管理、产品上市、营销和售后服务体系搭建等等都要面临的挑战。

今年第三季度,哪吒汽车第一款AO级车就将量产。为了能在上市前把所有问题暴露并且解决,合众在不久前追加了300台车模拟用户上路测试,而第一批测试车已经跑了19万公里。

还未量产时,哪吒汽车就找到了买家。5月10日,四家由知合出行控股或投资的汽车分时租赁公司蕃茄出行、PonyCar、小二租车、巴歌出行与合众签下2万辆汽车的单。合众向分时租赁企业提供车辆,分时租赁公司向合众反馈数据进而改进车辆研发设计,双方形成生态合作。

合众新能源团队的规模也在迅速扩张,今年1月初还只有400人,到了5月中旬人数已经翻了一番,预计到年底达到1800人。为此有7家猎头公司在协助合众寻找核心人才,张勇每周都要见上一二十个人,不停面试。

6月1日的品牌发布会上,张勇携高管团队亮相,其中包括刚刚加盟的高级副总裁戴力(原一汽丰田技术开发公司副总)、副总裁兼设计中心总经理常冰(中国汽车工程学会造型学组副组长、原北汽新能源公司未来设计中心量产设计总监)、负责生产制造的副总裁孔繁龙(原奇瑞汽车总经理助理)、副总裁兼营销公司总裁黄招根(原凯翼汽车有限公司营销中心总经理),电动汽车专家彭庆丰担当副总裁兼研究院院长。

就在团队亮相前半个月,5月14日,合众新能源位于浙江桐乡的生产基地竣工,基地占地400余亩,投资接近12亿元,规划产能为每年8万辆。5月23日,合众新能源宣布完成工信部公示,成为全国第七家拥有发改委和工信部“双资质”的企业。

现在张勇最担心的时间,一辆车从策划到上市至少需要36个月,但发展窗口期可能只有两三年,只有在短时间内把产品做得比传统车企还好,新造车企业才有胜出的可能。“对我们来说,时间一切。”张勇说。

近期张勇接受《中国企业家》独家专访,以下为采访节选:

CE:为什么叫“哪吒汽车”?

张勇:合众汽车企业商号,哪吒汽车产品品牌。未来我们重点打造哪吒这个品牌。哪吒一般的印象年轻、勇敢、无畏、三头六臂,也有无限的想象空间的一个人物,中国老百姓都知道他。

这个名字有利有弊。有利的一面就知名度特别高,外界能够在一堆品牌里一眼就看出来。在今天这个市场里面,在几百个品牌里面,能被第一个看出来,其实就一个特别重要和难的事。所谓的造车新势力非常多,但识别度一个问题,因为家的注意力非常分散。我们跟任何人一谈哪吒汽车,家就能记住,这挺重要的一件事情。这个其实需要很的成本,不管说你的营销投入成本还时间成本。

不好的一面不够国际化。但我们为什么要国际化?中国的就世界的。我们要把哪吒打造成一个非常年轻、时尚、国际的动漫形象。

其实家会觉得它比较传统,其实我一开始也有这种感觉,但家在做测试的时候,发现70后、80后、90后对哪吒两个字的感知不一样的。

90后对它的感知有点像小侦探,比较有自己的个性。对于90后的年轻人,没有那些负担,会觉得哪吒一个很亲切的形象。

CE:关于新车的哪个细节和设计你最愿意分享的?

张勇:我觉得智能。这个智能体现在适度超前上,而不跨越式的超前。

第一要基于用户开车的安全,首先它出行工具,必须要安全,这核心。第二个要好开,要满足车的基本功能。第三还得好玩,就说要有一些智能的技术搭载和应用。

我们在智能泊车、自动驾驶上可能走得比较远一些。在智能网联这一块也在成立一个独立的研究院,争取能够在汽车生活方面做出更多的尝试。我认为智能应该适度超前的智能,而不跨越式的。

CE:新造车企业对智能驾驶技术甚至无人驾驶技术的应用似乎比传统车要更加超前,原因什么?

张勇:现在传统汽车企业已经做得很好了,有必要再做一款同样的车吗?我觉得应该有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车一个移动出行工具,可能未来会成为出行的伙伴、出行的第三空间,这方面有很的想象空间。

我们的理解,如果我们造出一台传统的电动车,那么没有必要存在,必须要在车之外附加一些不一样的东西,那才能和传统汽车企业有所区隔,所以我们现在在掌握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CE:目前对合众而言挑战什么?

张勇:别人已经在前头走了三五年、五六年的时间,我们现在从零开始走,要至少做得比别人好一些,消费者才能买单。

这么短的时间,东西拿出去比别人家更好一点,这就更具挑战性,对我们来说压力也巨,我们也在争分夺秒、夜以继日地想把我们的产品做得更好一些。

CE:合众如何去实现这个既定的目标?

张勇:我们的策略就别人打一千米战线,我们选择其中的一百米或者两百米。别人要一千块钱打一千米的战壕,我可能用一百块钱打二十米的战壕。我可能在某一个细分市场里做一个饱和式的投入。另外一个,我们的优势就体积小、灵活,速度要敏捷一些。

CE:这好像所有的新造车势力都会提到的打法。

张勇:那就看执行,谁能真正做成。我们老说传统车和电动车的不同,实际上传统车企业里头也有做得好的,你看吉利、长城,我认为就把应该做的事一步步做好,一天一天、一年一年地持续不断地做这一件事,做好它。这就需要长期的、清晰的战略以及持续的投入,要有战略耐性。

CE:你好像不太喜欢造车新势力这个词,原因什么?

张勇:因为有新就有旧,形成对立了。现在已经形成一种不好的声音说新势力要颠覆,老势力要反攻,象要转身,狮子和兔子能够博弈。实际上我觉得不

(合众)就一个新创业的汽车公司而已,在新的市场、环境、技术变革的趋势下做一些不一样的产品,仅此而已。我们要向传统汽车的老哥学习,我们也希望未来能够形成一些协同、联盟,甚至相互之间的合作,这都不排除。

所以不应该形成这种对立的趋势,我认为更精准的称呼应该新创汽车企业。

CE:现在最困扰新创汽车企业的问题什么?

张勇:我认为最根本的问题时间的问题。因为无论有钱、有人,有很好的目标、方向和路径,但时间就那么点。短短两三年、三四年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内做得比传统车企更好一些,才有胜出的可能。

这就需要时间,整车制造有它的规律,整车开发36个月,这个周期你省不了的。所以一方面时间很短,给你的时间窗口很短,另一方面汽车工业又不允许你跨越、跳过某一些流程,这就矛盾。

对我们来说,时间一切。我们不缺人,不缺技术,缺的让这些人把这些技术转化,落地到我们的产品服务上。我认为最的困惑、焦虑、困扰就时间。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哪吒汽车怎么“闹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