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最大连锁药店踢走GE进道琼斯,中国同行们在忙啥?

6月19日,百年老店GE被踢出道琼斯指数的消息震惊世界。取代这家“道琼斯最牛钉子户”的,美国最的连锁药店沃尔格林。

此时,中国的连锁药店同行们正在忙碌着另一件事情。

在6月21日的2018年中国医药零售行业年度会上,中国医药商业协会、百洋医药集团与16家全国主流连锁药店进行联合签约,就易复诊第三方处方共享平台与智慧药店整体解决方案达成深度合作。

不只一心堂、益丰、老百姓、参林等4家A股连锁药店联合入局,北京金象、哈尔滨人民同泰、杭州九洲等地方龙头也欲分一杯羹。

在经历了前几年成功抵制网售处方药解禁以后,众连锁店把着国家推进医药分离、“互联网+医疗健康”的脉,希望尽快接入第三方处方共享平台,以承接医院处方外流。

生存危机

“行业到了重新洗牌的时代。”谢子龙依然保持着危机感。

身为中国医药商业协会零售药店分会副会长、老百姓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在过去四年里,他一直以“反网售处方药解禁急先锋”的形象为世人所知。

2014年,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的一版《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明确了B2C平台可以销售处方药。

“占整个药品市场超过85%的处方药将被解除网售禁令”的消息,让他坐立不安。

此后,作为全国人代表,谢子龙多次提交关于加强网上药品销售监管的议案,并面对媒体不断呼吁暂缓网售处方药解禁。

2017年新一版的《网络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宣告了谢子龙和他的同行们的阶段性胜利。

但谢子龙并未放松警惕。

“我们零售行业的药学服务还远远不够把到社区就医的人群拉回药店。”在2018年中国医药零售行业年度会上,他告诫同行,与同行业的网上药店、跨行业超市比,实体门店围绕顾客需求提供的服务仍然乏力,专业药学服务也有待加强。

处方外流新形势下,零售药店自身的不足,正在影响着其在新格局中的卡位。

2018年4月,国家明确了发展“互联网+医疗健康”的战略。其中,在药品供应保障服务方面,要求“对线上开具的常见病、慢性病处方,经药师审核后,医疗机构、药品经营企业可委托符合条件的第三方机构配送。探索医疗卫生机构处方信息与药品零售消费信息互联互通、实时共享,促进药品网络销售和医疗物流配送等规范发展”。

处方外流得到官方认可。

据中康CMH数据,2016年,国内零售市场处方药销售额1196亿元。相较医院终端处方药1.22万亿元的规模,处方外流市场空间可观。

“城市基层医疗机构对零售药店而言,非常具有挑战的‘对手’。”谢子龙坦言,既拥有社区的地利,又拥有充足的医生资源,基层医疗机构正快速受益处方外流。

与此同时,尽管国内处方药市场零售药店终端占比提高到9.8%,但目前来看,在零售药店行业内部,处方外流最的受益者,和医院合作紧密的国药系、上药系、华润系的药店。

或许基于此,中国医药商业协会零售药店分会出面,倡议16家全国主流连锁药店抱团,试图建立医疗、医保、零售药店三方共享处方信息平台。

出路何方

台面上16家连锁药店抱团进军处方外流市场,而台面下利益如何分配,我们不得而知。

就在2018年中国医药零售行业年度会上,来自实体零售药店的代表已开始呼吁,第三方处方共享平台要设定严格的准入标准和管理规范。

他们认为,对于不合格经营的药店以及个人,设立防范措施并及时处理,其应建立完善的信息安全的防控体系以及安全的应急预案,提升信息系统的安全性和保密性,防止秘密数据被破译,提前存取,杜绝恐慌,杜绝信息外泄。

呼吁的背后,我们能感受到入局的连锁药店各自的诉求与担忧。

事实上,一心堂、益丰、老百姓、参林等4家A股连锁药店均已率先在承接医院处方外流领域布局。仅医院周边店建设上,2017年,参林新增118家医院周边店,益丰的院边店也占到公司总门店数的30%。这让他们在新格局占据相对有利的位置。

与16家连锁药店签约的百洋医药集团,近两年来在发力处方共享平台上表现突出。这背后,其对市场和数据的双重野心。

此前,百洋医药就已打造出具有处方外流样本意义的“梧州模式”。

2017年11月15日,广西梧州市宣布携手百洋智能科技易复诊端,共同搭建全市处方信息共享体系,20余家二级及二级以上医院和百余家药店共同接入处方信息共享平台。梧州市成为全国第一个全面实践处方信息共享政策的城市。

在“梧州模式”的具体流程中,医生根据患者需求开出处方,经医院药师审核通过后,上传至“处方信息共享平台”,平台将处方信息以短信推送给患者,患者自主选择到任何一家平台药店完成信息核验、线下购药。

然而,本次与中国医药商业协会及16家连锁药店签约,跟“梧州模式”不可同日而语。这个局,没有政府和医院的参与。

医保统筹账户目前并未对药店开放,处方流转后,在药店买药只能刷医保个人账户,个人账户额度用完,患者如需报销,还要去医院。而处方共享平台鲜有接入医保支付,患者如果线上付费,则无法获得医保报销。

而处方外流更的阻力就来自医院本身。尽管医药分离、严控药占比等相关政策陆续落地,但不少医院仍能通过二次议价等方式从药品中获益。他们并不愿意处方外流。

无论如何,承接医院处方外流,都实体零售药店在政策和市场环境下转型之必须。在暂时赢得反对网售处方药解禁的胜利之后,他们能依靠处方外流,顺利实现“互联网+”的转型吗?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美国最大连锁药店踢走GE进道琼斯,中国同行们在忙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