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如何在国外“圈粉”赚钱,这些人支了招

图片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魔幻、“霸道总裁”、“玛丽苏”这些元素在国外同样有着不少受众,其中,《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就在越南吸引了一票粉丝。

这部剧不仅被翻译成多种语言,还在全球88个国家和地区发行,全网点击447亿次,创造的收入超过3亿元。

华策影视集团总裁赵依芳 图片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说到爆款,《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亲爱的翻译官》、《锦绣未央》在海外都很火,概有2800多集在越南播出,在那儿已经有我们公司和演员的‘越南粉’了。”华策影视集团总裁赵依芳在《中国企业家》杂志主办,一汽-众奥迪作为首席战略合作伙伴的2017(第十六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分享了公司近来的“出海”成果。  

这两年无论国内的网络文学还电视剧,都开始在国外有了拥趸,从东南亚到欧美,老外们也一度“追更”到停不下来。

伴随着这种现象,“华流”一词也开始被频繁提及,无论国家层面还影视公司,都对“华流出海”寄予了期望。看到国内制作发行的影视剧在国际上受到欢迎,显然给了赵依芳信心,“我觉得中国的内容产业、影视剧产业,可能三年以内整体而言应该超越韩剧,但长期(五年)我们应该对标美剧、英剧。”

听上去,属于中国内容产业的好时代到来了,家也纷纷把目光转向了更广阔的国际市场。宏观上中国文化要“走出去”,那对于身处其中的企业来说,如何才能让自己的内容产品在海外真正吸引用户?

赵依芳就把内容放在了首位,华策成立26年,也见证了中国电视剧的发展历程,作为一个行业老兵,华策的做法有三点:内容为王、形成规模;作品紧扣时代和主旋律;聚焦头部市场内容,市场份额保持30%以上。

经过这些年的摸索,赵依芳看到很多青春、励志、时尚的内容比较容易被各个国家的年轻用户所喜爱,所以公司制作了不少古装经典剧。但要想对标国际,赵依芳觉得还需要产业政策、产业生态、优秀从业者以及人才培养机制来共同协调,“我们不能老依赖于这几个著名的艺术家,不管电视剧、电影还综艺,可能我们更多还要依赖于90后、00后。”

蓝港互动总裁廖明香 图片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抓住年轻人也蓝港互动总裁廖明香想做的,2013年蓝港签了《十万个冷笑话》,当时还不被人理解,但廖明香在这个IP背后,看到了整个“泛二次元”用户在中国的成长。对于游戏以及泛娱乐产品来说,用户画像永远15-24岁之间的年轻人,所以两年之后,当《十万个冷笑话》推出来时,果然在行业内引起轰动。

爱奇艺高级副总裁耿聃皓 图片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现在,随着国漫开始兴起,蓝港在挑选IP时更注重它否具备泛国际化的基础。爱奇艺高级副总裁耿聃皓刚好也二次元用户,他观察到90后、95后甚至00后更多看着国漫长的,因此在他看来,漫画形象相对没有国界,反而比影视更容易“走出去”。

英雄互娱CEO应书岭 图片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英雄互娱CEO应书岭近两年已经感受到,中国的游戏行业在海外的影响力越来越强,甚至在亚洲、南美洲、欧洲等国家和区域已经具备非常强的压倒性优势。据他透露,去年仅仅在印度尼西亚一个国家,就给公司贡献了接近一千多万美金的利润。

在应书岭看来,“中国要把企业‘走出去’,真正意义上要能把我们的海外扩张能力、分公司的搭建能力、营销能力都要变强。”此外,他觉得无论影视还游戏公司,核心打造产品,所以应该把更多精力花在内容上。

二更创始人、董事长丁丰 图片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作为一家成立仅两年半的创业公司,二更也正尝试海外站的建设和城市站的开拓。从纪录片领域起家,到短视频,再到向影视领域发展,二更创始人、董事长丁丰希望年轻导演在这个平台上能不断打磨创作周期,发挥自己的创作空间。同时,丁丰认为内容现在依旧属于非常稀缺的产品,“随着互联网发展,用户习惯和硬件的改变,我觉得内容的价值会越来越被重视和放。”

一方面,这些从业者已经认识到内容的重要性,但另一方面,中国文化要想“走出去”,还需要平台和渠道,这也华策正在努力的方向。“为什么中国的影视公司发展不确定性很多,同时总项目化、作坊化比较多?”赵依芳觉得主要原因在于平台体系没搭建好,“中国的国际化非常缺少更具国际规划的集聚平台,所以你到国际上不可能有强劲竞争力的。”

正如廖明香说的那样:“保有中国文化的核,但一定要拥抱世界文化的皮,做到完整结合,我们的产品‘走出去’才会更通畅。”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内容如何在国外“圈粉”赚钱,这些人支了招